手機版 網站建設 網站設計 網站開發 網站制作 16年專業品質
  • 微信
    微信二維碼
  • 微博
  • 商城

36氪新風向 | 低代碼:下一次 IT 技術革命?

作者:admin  發布時間:2020-08-24 09:39:55

IT技術支撐了全球信息化浪潮,然而軟件開發效率卻難以像摩爾定律一樣快速提升,以至于成為瓶頸。


近幾年,低代碼領域發展迅速,賽道跑出了超10億美元估值的獨角獸OutSystems,巨頭企業AWS、Google、Microsoft、Oracle、西門子等也紛紛推出低代碼開發平臺或通過收購布局低代碼。國內也出現了一批低代碼創業公司,具備早期創投機會。

低代碼開發平臺,是指那些無需編碼或通過少量代碼就可以快速生成應用程序的工具,其一方面可以降低企業應用開發人力成本,另一方面可以將原有數月甚至數年的開發時間成倍縮短,從而幫助企業實現降本增效、靈活迭代的價值。


36氪近日對十多家低代碼相關企業進行了采訪、調研、產品試用等,包括多家低代碼創業公司,用友、銷售易、北森等企業軟件和知名SaaS公司,OutSystems、Mendix等海外頭部公司等。最終撰寫了本文,部分核心信息包括:


低代碼開發方式,可將軟件開發效率提升數倍甚至10倍以上;


低代碼賽道正在熱起來,國外已經跑出超10億美元獨角獸,預計2020年平臺市場規模達155億美元;


低代碼賽道競爭的5個關鍵點剖析:平臺能力,商業模式、商務能力、生態建設、融資能力;


低代碼領域處于早期探索階段,入局創業尚不晚,創業公司估值大多在2億元內,有早期投資機會;


RPA、BPM、中臺、低代碼,背后是一個趨勢。



不寫代碼快速開發應用,將開發效率提升10倍


1、低代碼開發的概念和價值


我們先來通過幾個案例,來直觀感受下低代碼開發的價值:


OutSystems幫助施耐德電氣在20個月內推出了60款應用,將開發過程加速了2倍,僅在第一年就節省了650天的工作量。


ClickPaaS告訴36氪,某傳統化工內企業客戶,原先通過Oracle和SAP構建了整體信息化架構,包含CRM,DMS,OMS,ERP。業務模式發生變化后原先的方案需要重構,在Oracle和SAP上重構的方案原先實施公司報價在6個月,400萬元。通過ClickPaaS快速構建業務模型替換掉了CRM,DMS,OMS,只用了1個月,70萬元年租。


宜創科技告訴36氪,某地產中介搭建海外服務板塊系統,傳統開發方式需要12個人開發6個月,報價小幾百萬元。宜創基于低代碼開發方式,4個人開發1個月完成交付,項目金額數十萬元。


效率提升的背后,都來源于低代碼這種新型的應用開發方式:開發者可以基于圖形化界面,通過拖拉拽、參數配置、邏輯規則定義、模板組件調用等方式,同時兼容代碼編寫模式,完成軟件應用構建,將開發效率提升數倍甚至10倍以上。


經常和低代碼一起提到的還有零代碼(無代碼),零代碼是指完全不寫代碼實現應用開發,其面向的開發場景往往較簡單。


特別說明一點,本文討論的低代碼開發平臺,是指廣義的低代碼開發平臺,包含了低代碼和零代碼,包含了支持低代碼快速開發的相關模塊,包括通用PaaS層、中間件、aPaaS層、iPaaS層、組件、模板等。


OutSystems的低代碼開發界面(圖片來源:OutSystems官網)

2、低代碼開發如何提高開發效率和降低成本?


效率方面,首先,通過圖形化拖拉拽的方式,替代原本編寫代碼的方式,能夠降低大量工作量。第二,編寫代碼的方式,往往會花很多時間在尋找代碼bug和解決bug上,低代碼因為很少需要直接寫代碼,因而有效的規避了代碼本身的bug問題。第三,支持將開發完的應用一鍵部署到多種環境,包括PC客戶端、web端、移動端,以及IOS、Android、H5、小程序等。第四,通過云化的開發全流程協同、版本管理,可以提高協同效率。


除此之外,宜創科技CEO宜博還告訴36氪,傳統寫代碼開發,開發總時長的縮短與投入人力的增長并不是成正比的,傳統開發是緊耦合、串行開發模式,即開發者之間需要緊密配合、聯調等,很多開發環節需要等待上一環節完成。宜創低代碼開發平臺非常關鍵的一點是,底層核心技術從緊耦合的MySQL、Java等,變成了松耦合的NoSql、JavaScript等,從而實現了從串行開發到并行開發。


成本方面,軟件應用開發的成本主要是人力成本,通常按“人天”或“人月”來衡量,可以按照這個公式來核算:開發成本=人員日均工資*人數*開發天數。效率的提升會直接成比例降低“人數、開發天數”的值,同時,低代碼開發模式降低了對開發者水平的要求,很多開發工作不需要那么貴的高端開發人才來做了,這樣也降低了“人員日均工資”值,從而整體降低成本。



低代碼賽道國外已跑出獨角獸,2020年平臺市場規模達155億美元


低代碼開發在早期經常被看做“玩具”,難以在實際生產場景落地。近年來,隨著技術和市場的逐漸發展,低代碼開發領域也逐漸“熱”了起來。


2018年6月,低代碼開發平臺OutSystems獲 KKR 和高盛3.6 億美元融資,估值超過10億美元,成為獨角獸。其年營收遠高于1億美元,并且每年增長率超過70%。


2018年8月,西門子宣布以6億歐元收購低代碼應用開發領域的知名公司Mendix。


AWS、Google、Microsoft和Oracle等也于近些年紛紛推出各自的低代碼開發平臺。


再看國內,奧哲網絡、ClickPaaS、宜創科技、數式科技、輕流、搭搭云等低代碼創業公司也于2018、2019年紛紛獲得投資。其中奧哲獲得阿里5000萬元A+輪投資,和高榕資本的億元級B輪投資。


2019年上半年,明道發布新產品明道云,轉型成為零代碼開發平臺;APICloud發布了低代碼開發平臺Plus Mode。


市場規模上,Forrester的報告顯示,低代碼開發平臺的市場將從2015年的17億美金增長到2020年的155億美金,預計到2020年,75%的應用程序將在低代碼平臺中開發。


需要注意的是,這里的155億美元的市場估計僅指低代碼開發平臺的市場,而基于低代碼平臺提供服務的市場,并未計入其中。



兩類主流玩家:頭部SaaS企業,通用平臺企業


Gartner在2018年的報告中提出了hpaPaaS(高生產力應用程序平臺)的概念,即一個支持快速開發、部署、運行應用程序的云平臺,核心能力聚焦在低代碼和零代碼開發。


下圖是Gartner在2018年報告中繪制的hpaPaaS魔力象限:


資料來源:Gartner報告

可以看到,右上角的“領導者”象限有四家公司:Salesforce、ServiceNow、OutSystems、Mendix,這四家公司也代表了全球低代碼開發平臺的兩類核心玩家:頭部SaaS企業和通用平臺企業。


1、頭部SaaS企業


頭部SaaS和應用軟件企業,做低代碼開發平臺的直接驅動力是:提高產品開發和定制化開發效率。長期驅動力是:建立平臺生態。


代表企業包括國外的SaaS龍頭Salesforce、ServiceNow等,國內的知名SaaS企業銷售易、北森,以及老牌應用軟件企業用友、金蝶等。


SaaS企業需要快速迭代產品,同時擴充更多產品線和功能,以覆蓋更廣泛的業務場景,涉及到大量產品開發工作。另一方面,中大型客戶往往會給SaaS企業帶來更可觀的營收,但是標準化的SaaS產品滿足不了大客戶的需求,SaaS企業需要針對每個大客戶進行大量定制化開發,淪為“項目公司”。


低代碼開發平臺則能有效解決上述問題,降低SaaS和軟件企業的產品開發和定制化交付成本,提高整體效率。


頭部SaaS企業的低代碼開發平臺,參照Salesforce、ServiceNow的成功經驗,目前已有較清晰的發展路徑:



Salesforce已實現了第三步,典型案例是Veeva基于Salesforce的應用開發平臺Force.com,開發了針對醫療行業的CRM系統,目前市值已超過200億美元。
2、通用平臺企業
頭部SaaS企業是先有業務,然后造了低代碼開發平臺去支撐自己的業務擴張,以及更長遠的生態建設。通用平臺企業則是先把平臺工具造出來,然后提供給所有(理想情況)的應用程序開發場景使用。
低代碼開發平臺,對于頭部SaaS企業來說是工具,對于通用平臺企業來說是核心產品服務和新的商業模式,36氪希望關注到更多創業投資的新機會和新趨勢,限于篇幅,后文會把焦點放在通用平臺企業的研究分析上。
通用平臺的代表企業包括國外的OutSystems、Mendix等,國內的企業有奧哲網絡(氚云)、ClickPaaS、宜創科技、數式科技、輕流、搭搭云、黑帕云、易度軟件等低代碼創業公司,以及APICloud、明道云等延伸或轉型到低代碼領域的創業公司,以及大型企業旗下的業務模塊,如帆軟的簡道云、阿里的宜搭等,還有Joget等正在拓展中國市場的海外公司。
如何進一步去分出通用平臺企業的差異呢?賽道的關鍵點有哪些?
我們通過多家企業走訪調研、產品試用和行業分析后,認為可以從以下五個維度去衡量:平臺能力,商業模式、商務能力、生態建設、融資能力。

后文我們會詳細分析下平臺能力和商業模式這兩個較復雜的關鍵點。



如何衡量低代碼開發平臺的平臺能力?


平臺能力核心決定了2件事情,也是低代碼開發平臺最核心的價值體現:能開發多廣泛場景和多復雜場景的應用;開發效率和開發成本能優化到什么程度。


這兩點決定了低代碼企業的天花板有多高、產品落地性和競爭力有多強、是否具備大客戶復雜場景服務能力。
一個關鍵的問題來了:如何衡量平臺能力?
我們認為可以從兩個角度去衡量,一個是從平臺的技術路徑和架構去衡量,一個是通過平臺的應用效果衡量。
技術路徑方面,我們與國內多家通用低代碼開發平臺負責人,以及銷售易、北森、用友的平臺產品技術負責人進行了訪談交流,得出了以下結論:
大的層面,可以將低代碼開發平臺按照技術路徑架構分為兩類

再來看另一個角度,通過平臺的應用效果衡量。
首先,可以直接看平臺的核心價值實現效果,即:

除此之外,銷售易CEO史彥澤和產品副總裁葉曉崢還補充了3點:(葉曉崢曾任Netsuite(現Oracle云ERP)產品總監,曾在Siebel作為項目帶頭人構建了Siebel CRM應用引擎)



五大商業模式,尋找低代碼價值出口

低代碼開發平臺本質是個工具,產生“提高開發效率、降低開發成本”的核心應用價值。如何尋找最優質的價值出口,怎么將這把“利器”轉化為可觀的商業價值,對于創業公司的成敗和未來體量都至關重要。


更具體的,其中涉及到選擇的行業和場景是否有足夠痛點,客戶的付費能力有多高以及付費通道是否通暢,利潤空間有多大,是否能夠規模化擴張,擴張的邊際成本是否足夠低,該模式的天花板有多高,是否能夠形成較高的壁壘等等。
經過調研分析,我們將低代碼開發通用平臺的商業模式,初步總結為以下5大類:


以上5大類商業模式,還可以從另一個維度去考量推敲:是直接售賣平臺工具,還是基于工具售賣服務,以及售賣什么服務。



低代碼創投機會:創業入局不晚,投資有早期機會


國內的低代碼開發通用平臺玩家,大多在2014年后啟動相關業務,整體發展非常早期,尚處于產品初步落地、商業化探索階段,營收大多在數百萬元、千萬元級別。


目前奧哲網絡是國內低代碼領域發展規模靠前的企業,我們也做過詳細報道。奧哲成立于2010年,以BPM產品切入流程管理領域,2014年,推出公有云BPM產品“氚云”,2019年,推出“業務中臺”概念的低代碼平臺“云樞”。
奧哲網絡2018年營收已過億元,其商業邏輯是,輕量級零代碼產品“氚云”基于釘釘平臺獲取大量客戶流量,將一些有更多需求的中大型企業,引流至BPM和云樞業務,賺取高客單價的業務收入。
對比國外的頭部企業,OutSystems目前在 25 個國家擁有 400 多家企業客戶,包括豐田,羅技,德勤,施耐德電氣和通用金融等,ARR(年度經常性收入)遠高于1億美元,并且每年增長率超過70%,估值超過10億美元。
相比之下,國內創業公司還有非常大的成長空間,目前估值大多在2億元以內,數倍PS,存在較合理的早期投資機會,且大多低代碼創業公司都正在融資。
創業機會方面,雖然aPaaS的技術門檻較高,需要創業團隊過往有多年的aPaaS經驗,并投入數年的平臺構建和打磨時間,但是低代碼開發市場目前在國內依然處于非常早期階段,需要技術產品和市場教育的進一步成熟,這就給了想進入該領域的創業公司寶貴的時間窗口,所以我們判斷依然有新入局創業公司的機會。


RPA、BPM、中臺、低代碼,背后是一個趨勢


當我們觀察了BPM、RPA、中臺、低代碼這些似乎關聯性不大的技術服務后,發現了一些很有意思的關聯性和共通點。


這些技術服務其實都在響應一個共同的大趨勢:企業要打破信息系統孤島,快速迭代響應外部快速變化的市場環境,同時降本增效,提升內部生產力。
在這個大趨勢下:

當然,這并不是說未來一定是某一項技術的天下,在企業信息化發展參差不齊、市場應用場景廣闊復雜、技術持續發展演進的背景下,這些技術會以合適的方式組合融合,服務于合適的應用場景。
事實其實已經如此,奧哲的BPM業務通過低代碼技術快速開發交付;UiPath等RPA企業基于拖拉拽的圖形化操作方式設計RPA流程,其實就是特定場景的低代碼應用;數式網絡基于低代碼提供中臺解決方案;輕流也將RPA工具集成到了低代碼解決方案。
最終一切還是歸結到一個根本問題:為什么客戶,在什么場景,提供什么核心價值,產生多大商業回報。技術歸根到底是工具,至于用什么工具,其實從來不絕對。


結語


回歸冷靜,我們看到低代碼的發展依然處于早期探索階段,即便是全球最領先的公司OutSystems,成立于2001年,發展至今接近20年,估值超過10億美元,其實也并不是一個很亮眼的成績。


低代碼開發到底能適應多廣泛場景?做出多復雜應用?效率能提高1倍還是10倍?商業模式如何設計?賣工具產品還是賣服務?賣什么服務?怎么收費?市場什么時候能真正起來?等等。這些問題都有待低代碼創業公司、企業、投資人等去摸索和解答。
我們先不去揣測終局,是否會誕生新的開發語言、應用生態、新的企業信息架構,我們更希望看到產業從業者能夠打磨好工具利器,真正扎根落地,解決問題,產生價值,而非炒概念、造熱點、吹泡沫。
我們期待著,在古老的軟件開發領域,能產生一次生產力大變革。


上一篇: 這些技術今年將改變我們的生活 下一篇: IT人員到底需要怎樣的技術思維?
返回列表
16年專業品質
互聯網品牌推廣專家
專業的建站、人機交互策劃、高端UI設計、移動應用開發公司
業務電話:020/22373839    15915747484
業務QQ:641589319
業務QQ:1375530069
廣州總部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越秀區先烈中路69號東山廣場2904室 郵編:510111
海極網絡微信二維碼
澳门百家乐代理_Welcome